腾果文学 - 侦探推理 - 都市传说:远古文明的遗产在线阅读 - 第277章无限机制

第277章无限机制

        想想也是,一块相同区域的防御机制,通常都会做一些机制上的趋同性整合,以便使得场中的设备利用率达到最大化。

        已经连续闯过之前的两关,白宁对于这片无限区域,也有了自己全新的理解。

        屏息凝神之间,白宁继续向后退却,由于在操控上更为精细的感知,白宁能够非常清晰地察觉到自己的双腿在下落过程之中的偏移过程。

        此种下落的过程,就好像是一片落叶在空气之中的自然飘落过程,因为空气阻力的关系,而呈现出一种自然的偏转。

        这种随着脚掌下落而自然呈现出来的位移偏差,就是白宁在后退过程中会出现方向偏转的关键所在。

        也就是说,白宁习以为常的退步过程,这个更像是吃饭喝水一般能够无脑完成的过程,此时已经在此处中控系统的影响之下,被强行篡改了。

        条件反射的过程被外力操控,白宁自己却毫无察觉,这在某种程度上也等同于彻底孤立了白宁的中枢控制系统。

        白宁的大脑认为后退的过程被完成,其实这个被完成的后退过程却被外力中途篡改了,信息茧房出现,被困于无限空间之中的闭环机制也就产生了。

        基于这样的原理,白宁将这种基于肌肉记忆的后退过程用强悍的自主意识接管过来,在持续的后退过程之中,白宁也能够感知到一股异常巨大的排斥阻力。

        之前那种自然而然的偏移过程开始变得滞涩,又因为白宁要强行更改这种偏移过程的关系,甚至于在白宁的大腿之上出现了两股相互角力的操控力量。

        虽然还不至于会出现像当初在幻境空间之中的那种残酷的五感摧残,但是这种更为单一的神经反射操控,还是让白宁感觉到了一股莫大的阻力。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在与某个外来的恶鬼抢夺这幅身体的控制权一般。

        双腿之上的操控感越来越沉重,仿若有千钧之重,不是一副孱弱的躯体所能够主导驱使的。

        盯着看了一眼自己这副仿佛灌了铅一般的双腿,白宁感觉它们好像已经不属于自己,只是一些外部组装的配件。

        现在,这些配件失灵了,白宁也只能呆立原地,等待某些未知而虚无缥缈的帮助与救赎。

        想要伸手去触碰,双手的下落轨迹也开始变得飘忽,就好像在大风天气挥动羽扇,强大的气流扰动使得羽扇的运动轨迹飘忽不定。

        好不容易让双手落在了双腿之上,十根手指就像是各自为战了一般,毫不听使唤的胡乱的运动了一阵。

        此时此刻的白宁,就好像驱使着一堆零碎的破烂,身体的有机整体性被彻底的分解。

        又仿佛,像是初生的婴幼儿一般,无法完整地操控自己的身体,各种身体部件之间相互配合的条件反射还未被训练出来。

        重新站直身体,白宁歪歪扭扭地重新尝试了一遍,却发现自己的双腿好像彻底的不听使唤,摇摇晃晃之间,像是要摔倒在地。

        重心的极度不稳定,在偏移到某个特殊的角度之后,身体的强悍掌控力似乎又回来了,全身的肌肉下意识地共同运作,将快要摔倒的身体给重新挺立。

        很明显,中控系统的当前举措,就是为了阻挠白宁的离开举动,甚至也在阻挠白宁的摔倒举动。

        婴幼儿最先学会的就是爬行,其次才是直立行走,两者的难易程度可想而知。

        现在,中控系统积极的避免白宁进入到爬行状态,就是为了增加白宁的行走操控难度,使其无法顺畅地离开这片无限空间。

        这种感觉,就好像当初的幻境空间又重现了一般。

        只是,当时当刻,并没有那种极端折磨人的五感摧残,转而变为了对于白宁神经系统反射的干扰和操控。

        不管是非条件反射,还是条件反射,亦或是神经系统的自主性精细超控,此时都在中控系统的干扰范围之内。

        白宁的意识虽然依旧能够主导自己的身体,但身体的操控权确实不全在白宁的手中。

        如何重新夺回控制权,或许只要身处于这片无限空间之中,就是不可能被达成的浮光遗梦。

        这就是西王母氏族在生物学方面的强悍成就吗?

        身处于这种近乎于登峰造极的神经系统操控之中,就像是面对一座无法被翻越的山峰,绝望情绪是身体本能自带的情绪渲染。

        就像是人类无法通过意志力来抗衡麻醉药品一般,在强大的外部力量操控之下,人力终究是弱小的代名词。

        一如当初御龙氏后人刘诚所言明的那样,人类这种普通人,相对于其他基因种族来说,在个体能力方面的成就,确实太过于渺小。

        某种幻灭感,似乎在这种不可被抗衡的操控之中慢慢的侵袭而来,将白宁的所有理智渐渐地湮没于无尽的黑暗潮水之中。

        像是猛然从湖水之中仰头而起,猛地吸入一口因为缺氧而渴求的新鲜空气。

        在智能中控系统的合力围剿之中,在这种仿佛密不透风的攻势之中,白宁似乎看到了一个被孤立的灵魂。

        那是他自己,一个孤零零立于远处的单独个体。

        非常莫名的一种视觉观感,又或者,是基于心理层面的一种浮光掠影。

        白宁并未淹没在湖水之中,在过往的记忆之中,白宁也没有被淹入湖水之中的经历。

        这种莫名其妙的视觉呈现,就好像真有什么另外的灵魂冲入了白宁的身体之中,主导着白宁的五感,共享出一些基于其记忆的画面。

        此时此刻,白宁的所有记忆,所有观感,似乎变为了绝对的混乱状态。

        任何的五感反馈,任何的意识扰动,任何的灵魂视觉,似乎都不能来自于白宁自身,也绝对不可能来自于白宁自身。

        这是一种基于记忆的绝对混乱,是由外至内的一次彻底破坏,是让白宁分崩离析的一次无情冲撞。

        在智能中控系统的绝对攻势之中,白宁的所有一切都被碾压成了碎片。

        一堆细碎的零件在洗衣机之中混杂重组,它们能够再次复原为一个有机的整体吗?

        这种随机组合的概率,似乎就是生物学家对于生命产生概率的一种揣度。

        能够再次见证这样的盛景,似乎就是白宁此时唯一的幸运。

        他是幸运的,也应该沉沦于这样的幸运,再也不应该为了些许无意义的挣扎而去无所谓地对抗一些不可被对抗的存在。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