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果文学 - 历史军事 - 殊死暗斗在线阅读 - 130. 尘埃落定

130. 尘埃落定

        听了渡边的解释之后,宫本也不得不信,现在距离本土被美军轰炸已经过去大半个月了,国内民怨沸腾,强烈要求政府缉拿凶犯,但时至今日,除了这个罗尼,其余飞行员一个没有发现,这使得军部大为恼火,命浙赣两地的宪兵队加强搜寻力度,一定要给国民一个交代。为此宫本感到压力倍增,因而他也想快点结案,如今渡边的审讯记录终于出炉了,虽然这个结果不尽如人意,但好歹说得过去,也能让军部以此给国内民众一个交代吧!

        “好吧,我就把这份审讯记录上交军部,后面的事情就由他们去解决吧!”宫本舒了口气:“苍介,那么那个叫徐小辉的审讯情况如何?”

        “舅舅,你还不知道吧,那个徐小辉曾经是上海滩的赌王,伊藤硬是要把他跟那个美国人罗尼联系在一起,怀疑他是罗尼的同伙,真是可笑,伊藤他这人就是好大喜功,滥杀无辜,我要是晚一步进刑讯室,徐小辉说不定已经成了伊藤的刀下之鬼了,幸亏我及时赶到。我已经测试过这个徐小辉了,这人确实赌技厉害,不愧为赌王。”

        “这么说来,这个徐小辉与美国飞行员一案无关?”

        “确实无关,虽说这个徐小辉曾经是上海滩风光一时的赌王,可高处不胜寒,各个赌场拒绝他入场,还被那些输得倾家荡产的玩家追杀,四处躲藏,后来实在是无处藏身了,就去投案了,被判了三年,出狱后也没法重操旧业,去找师傅讨口饭吃,不料师傅却死了,后来又遇到一伙强盗,被抢走了所有的盘缠,从此成了流浪汉,因为肚子饿,去兰苑找吃的,结果被留守在那儿的宪兵抓了个正着,所以伊藤一口咬定他跟罗尼有关联,把这人折磨得神志不清,所幸我们这儿的医生及时把他和罗尼给医治好了。我觉得此人没有什么疑点,伊藤刚才也在场,我们一起审的,他也找不出驳斥徐小辉的证据来,所以我决定徐小辉给放了,不过也不是无罪释放,是取保候审。就让他待在馨庐里,由我亲自看管,这样渡边也说不出一个‘不’字。”

        “唉,没想到伊藤这人现在是疑神疑鬼,草木皆兵,把一个流浪汉也视为危险分子了。”宫本听了渡边的讲述之后,对伊藤有点失望。

        “可不是,这人就是杯弓蛇影,神经过敏。这样才能显得他比别人高明嘛!”渡边不无讥讽地说道。

        “好了,不去谈他了,这件事总算是可以告一段落了,苍介,假钞的事你可得要抓紧啊!这件事才是重中之重。”宫本一直把假钞一事视为压倒一切的大事,而查找美国飞行员只是一起突发事件而已。现在已经找到了一名飞行员,此事也算是有了一个结果了,那么还是应该把精力放在假钞上。

        “知道了,舅舅,我打算过两天就把江书友找来,上次已经跟他通过气了,他也已经把部分假钞运到余江县去了,我上次打电话给他,他说已经和几个银行经理吃过饭了,那些经理基本上都同意增加货币量,过些时日,估计余江县的物价应该有所上升,通货膨胀会渐渐显现出来。”

        宫本点点头:“很好,苍介,如果假钞和飞行员这两件事你能有所成就,对你今后的晋升是大有裨益的。”

        “嗯,谢谢舅舅给我创造了这两次机会,我一定会尽力而为的。”

        “好,苍介,你先去吧!”

        渡边神清气爽地离开了宫本的办公室,一回到他自己的办公室,就给江书友去了电话:“江县长,上次跟你谈的事情进展如何啊?”

        “报告渡边课长,已经落实了,现在几家银行和钱庄已经把这些钱撒出去了,估计一周之内就会有效果的。”

        “你这两天再到馨庐来一下,我们好久没有打麻将了,你把那个会讲日语的阎行长也一起请来吧,我们一起边筑长城,边商量钱币事情,怎么样?”

        “好好好,我一定和阎行长一起来。”

        渡边挂了电话之后,得意地哼起了京戏:“我正在城楼观山景,耳听得城外乱纷纷。旌旗招展空翻影,却原来是司马发来的兵……”

        宫本在渡边离开之后,便把伊藤找来。

        “伊藤君,你辜负了我对你的信任,本以为你是个审讯高手,能尽早让那个美国人开口,可这个美国人在你手上始终不肯招供,而苍介一去,就让罗尼开了口,并且审讯结果也已经出炉了,照理,苍介的经验和审讯能力都不及你,所以我让你去辅佐他,可你的表现实在是太令人失望了,你不仅让罗尼和徐小辉陷入神志不清的状态,而且还包庇那个冯海泉,你跟那个冯海泉到底是什么关系,你为什么对他又是怀疑,又是器重,还让这个与此案有千丝万缕联系的疑犯参与审讯工作,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玩火,是失职!”

        “卑职在冯海泉的问题上确实是存了私心,冯海泉的父亲冯德贵是蓬莱村的首富,也是我们宪兵队的财神爷,每年都捐赠许多物资给我们宪兵队,而冯海泉早年离家出走,与他父亲十多年没联系了,他在上海华界警局是个不错的探长,被誉为华界神探,这次回乡之后,他们父子俩的关系也基本弥合了,我在审理罗尼一案时,确实对冯海泉有所怀疑,所以把他叫到宪兵队,让他以翻译官的身份参与到审讯工作中去,目的就是想要试探他一下,不过此人心思很缜密,我的许多疑点都被他一一化解,所以我对他至始至终都只停留在怀疑阶段,因为我拿不出真凭实据来证实他的确是在暗中帮助罗尼,而我又考虑到宪兵队与冯家的关系,所以想以此来牵制冯家,没想到被渡边君误以为我包庇冯海泉,不过我确实是有错在先,不怪渡边君,请宫本司令明察。”

        宫本听后,眉头稍稍舒展开,看来伊藤也并非是为了一己私利而放纵冯海泉,只是一种试探的方式而已。但此举确实会给人留有口舌。

        “伊藤君,我还是相信你不会徇私枉法的,不过,你这样做确实是会给自己带来麻烦,好了,现在已经结案了,你不必再插手此事了,我看你就去查一下那天是谁袭击了车队,是谁走漏了移送囚犯这个消息的,认尸告示已经贴出去两天了,但至今毫无线索,我给你一周的时间,你抓紧把这件事给我查清楚,给那些枉死的大日本帝国的士兵一个交代。”

        “哈依,卑职一定查清楚此事,给那些屈死的亡灵一个交代。”伊藤挺身顿首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