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果文学 - 历史军事 - 殊死暗斗在线阅读 - 118. 款曲周至

118. 款曲周至

        阿辉和罗尼两人被送进了宪兵司令部的医务室,医生马上对这两人做了个全面的身体检查,发现这两人的症状完全相似,都是心跳乏力,缓慢,但除此之外,却没发现其他什么器质性疾病,只是人处于混沌状态,更像是嗜睡症,久睡不醒。

        于是,医生决定给他们注射咖啡因,让他们的神经兴奋起来,果然,一针下去,两人渐渐苏醒了,只是他们的身体还很是虚弱,所以还需静养一段时间。

        阿辉原以为冯海泉给他吞下的是毒药,吞下后,可以让他免于那些痛苦不堪的刑讯折磨,从此长眠不醒,他虽然贪生,且怕死,但这种生不如死的痛苦让他宁愿选择死亡,尽管他有些不舍,蝼蚁尚且偷生,何乎人也?有谁愿意自己年纪轻轻就放弃生命,枉死的呢,可当时他觉得死亡是他最好的选择,这样,他可以不至于因受刑不过而出卖与他同生共死的兄弟们,也可以摆脱这无法忍受的痛苦,所以他很感谢冯海泉能成全他。

        可没想到冯海泉给他服下的并非是剧毒药丸,而是让他昏睡不醒的安神丸,他这两天就一直脑袋昏昏沉沉的,舌头也是麻麻的,虽然口不能言,但脑子并没有失忆,也没有停止思维,他在蓬莱村宪兵队的医务室里躺了两天,他庆幸自己总算是逃脱了刑讯,而且还依旧活着。

        但两天之后,他和罗尼就被被士兵抬上了囚车,移送他处了,阿辉没想到自己突然之间成了要犯,得到重兵看护的礼遇,阿辉猜测自己应该是被送往南昌城的宪兵司令部去了,那里或许比蓬莱村更令人胆战心惊,也许等待他的是更可怕的刑讯,阿辉觉得自己像是刀板上的肉,任人宰割。

        但行至半路,囚车突然紧急刹车,阿辉原以为是囚车抛锚了,但没想到就在囚车停下的同时,枪声大作,他听见子弹不停撞击囚车车身和车门的声音,他似乎还隐约听见老大在囚车外叫他的名字,他猛地意识到,是老大带着青峰岭的兄弟们来救他了,老大真好,豁出命来搭救他,就像当初戏痴被抓进香港驻军总部时,老大也是这么义无反顾,坚持要把戏痴从日本人的魔爪下救出,老大对每个兄弟都是这么不离不弃,阿辉觉得这辈子能与凌云鹏做兄弟,真是三生有幸。

        阿辉在囚车里想呼救,但却连呼喊的力气也没有,他是多么希望老大他们能把他救出去,但他也知道,这场营救是多么困难,面对倾巢而出的宪兵队,强行劫囚无疑是拿鸡蛋碰石头,有可能玉石俱焚。

        囚车外面的枪声越来越密集,阿辉不禁为老大捏了把汗。

        但后来枪声渐渐偃旗息鼓了,囚车的车门依旧纹丝不动,阿辉知道老大的这次营救行动失败了,但不知道老大,哪吒,戏痴,还有那些青峰岭的兄弟们怎么样了?

        之后他和罗尼被送到了宪兵司令部,随即把他和罗尼送进了医务室,他不知道在这儿他又会经历怎样的命运?这一次他该如何渡劫?

        傍晚时分,渡边回到了馨庐,他一放下公文包,就径直走向傅星瀚入住的那个小院,路过濑户住的小院时,看见濑户夫妇正在院内聊天。

        “濑户君,雪子,你们回来啦?”渡边跟濑户打了个招呼。

        “是啊,今天陪着雪子逛了一整天,累得我两腿都僵硬了。”濑户抱怨道。

        “光夫,看你,就让你陪我去买几件衣服,你就抱怨个没完。”雪子撒娇道。

        渡边笑着拍了拍濑户的肩膀:“濑户君,陪女人逛街可是一种甜蜜的折磨。”

        “那你为什么不把花子接来,让你也尝尝这种甜蜜的折磨?”濑户反唇相讥道。

        渡边一听这话,脸色变得阴郁起来,重重地叹了口气:“要是她来了,对我而言,就只剩下折磨了,没有甜蜜可言。”

        濑户一听,呵呵笑了起来:“我能理解,能理解,看来渡边君虽威风八面,但也架不住一个爱发飙的老婆,我现在知道你为什么铁了心要随你舅舅来华作战了,你原来是为了逃避花子。”

        “好了,濑户君,我们别谈花子了。“渡边不愿多谈及他的妻子花子,这似乎是他内心最不愿意触及的隐痛,赶紧转移话题:”我们还是一起去看看玉老板的新居吧,你给我提提建议,看看哪些地方还可以改建一下,能凸显玉老板的特质?”

        “渡边君对玉老板可真是上心啊!”雪子在一旁插嘴道:“连我这个真女人都有点嫉妒渡边君对玉老板无微不至的悉心呵护了。”

        “雪子有濑户君呵护,就不用嫉妒玉老板了吧,人家玉老板是艺术家,而我这人对艺术家是最为推崇备至的,他们就是美的化身。”

        濑户夫妇见渡边一提起傅星瀚,就赞不绝口,不禁相觑而笑。

        “走吧,我们一起去看看玉老板的新居。”

        于是,三人朝傅星瀚所在的小院走去。

        这时,傅星瀚从屋子里面出来,见渡边和濑户来了,便连忙拱手致意:“渡边君,濑户君,还有濑户太太,你们怎么都站在院子里,快进来坐会儿吧!”

        于是,三人便步入屋内,一进客厅,三人眼睛不禁一亮,两堵墙上都按照渡边的意思进行了装饰,一堵墙上挂着两根华丽的雉鸡翎子,而对面的墙上画着一个巨型的花旦脸谱。

        “渡边君,我这是按照你的意思,让他们给弄的,我原本还以为要搞个三两天呢,没想到他们的速度真快,只用了大半天就已经干完了,你看,这效果你还满意吗?”

        渡边欣赏着这两堵墙面上的艺术品,面露喜色:“不错,不错,这就是我想要的,玉老板,你觉得怎样?这屋子是给你住的,你满意才是最重要的。”

        “我当然满意,这么漂亮的房子有谁会不满意呢?”傅星瀚春风拂面,笑容可掬。

        渡边见傅星瀚对这房子,包括房内的装饰很满意,心里也喜滋滋的,他环顾了一下四周,觉得这里的日式家具与屋内的中式风格并不相符,便对管家说道:“你明天把这里的家具都换成中式红木家具,这样才相配。”

        “是,我明天就去换。”

        “渡边君,玉老板,我觉得这个小院得起个雅致一点的名字才算得上完美。”濑户提议道。

        “嗯,濑户君的这个提议很不错,得给玉老板的这个小院起个好名字。”渡边对濑户的这个提议举双手赞成:“那叫什么好呢,来,我们大家都好好想想,取个跟玉老板身份相符的中文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