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果文学 - 历史军事 - 殊死暗斗在线阅读 - 107. 神奇少女

107. 神奇少女

        凌云鹏现在可没时间跟傅星瀚说笑,他赶紧把情况跟傅星瀚沟通了一下:“好了,戏痴,说正经的,刚才甘永平替你挡驾,结果渡边面露不悦,似乎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甘永平担心如果你拒绝的话,可能会让渡边做出疯狂的决定,甚至是不让程家班离开这儿。”

        傅星瀚耸了耸肩:“没想到渡边这家伙还会冲冠一怒为红颜。”

        凌云鹏压低声音说道:“我现在没时间跟你说笑,听着,戏痴,我现在给你下达任务,接下来你要利用渡边对你的痴迷,想办法了解假币一事,这件事很重要,现在也只有你有这个机会接近渡边和濑户,你要把握好这个机会,想办法获取有关假钞的真相。”

        傅星瀚听后,愣了一下,随后又恢复了他那种玩世不恭的模样:“老大,你这算是美男计还是美女计?”

        凌云鹏却一脸严肃:“戏痴,你可千万不要掉以轻心,你所面对的是宪兵司令部的情报课长。我相信你的应变能力,但你自己要注意安全。如果有情况就往甘永平办公室打电话,电话号码是8668。”

        “我记住了,放心吧,老大,我知道了。”傅星瀚故作轻松地朝凌云鹏眨了眨眼。

        凌云鹏将那个小药瓶塞到傅星瀚的手上:“把这个带上,关键时候或许有用。”

        傅星瀚看了一眼这个小药瓶,脸上露出会心的笑容。

        忽然傅星瀚听见外面有人进来了,便赶紧跟凌云鹏打了个招呼:“老大,该我上场了,我得走了。”

        傅星瀚说完,便从更衣室走了出来,顺手把更衣室的门关上。

        “玉老板,快,轮到你了。”有人在催场。

        “好,我这就上场。“傅星瀚马上应声,将小药瓶放进化妆盒里,随即走向舞台。

        随即幕布徐徐拉开,傅星瀚来了个惊艳亮相,场下掌声雷动。

        凌云鹏在更衣室里待了会儿,随后轻轻推开更衣室,露出一条门缝,望了望外面,见后台工作人员正忙着给演员补妆,整理道具等,便趁人不注意,悄悄地离开了后台。

        当凌云鹏离开后台之后,便朝甘永平的办公室方向而去,在路过戏院大门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闪入眼帘:那不是思惠吗?她怎么来这儿了?

        思惠正在大门口东张西望,凌云鹏赶紧上前招呼:“惠表妹,你怎么来啦?”

        思惠定睛一看是凌云鹏,激动得差点叫出声来,凌云鹏向她示意了一下,思惠马上收敛起自己的兴奋之情,笑着叫了一声:“表哥!”

        凌云鹏跟看门的大爷打了个招呼,便把思惠领了进来。

        “凌大哥,你真的是在这儿呢!”思惠一把拽住凌云鹏的手臂,眉眼间流露出难以抑制的喜悦之色。

        “思惠,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儿?”

        凌云鹏很是纳闷,他根本就没有告诉秦大哥一家他在南昌的落脚点,思惠怎么就判断出他在这儿了呢?

        思惠狡黠地笑了笑:“我能掐会算呀,所以就直奔这儿找你来了。”

        “你这丫头还真是非比寻常。”凌云鹏向思惠投来钦佩的目光,思惠几次出人意料的表现让凌云鹏难免产生不可思议的感叹。

        “你怎么过来的?”

        “当然是靠两条腿啦,不过也蹭了几次驴车和马车。”

        “你还真是神行太保,这七八十里地就这么走来了!”凌云鹏赶紧接过思惠手里的包袱:“累了吧!”

        “嗯,是挺累的,两条腿都抬不起来了。”思惠点点头,随即脸上又露出笑靥:“不过终于找到你了,所有的辛苦都值了。”

        凌云鹏疼惜地望了望思惠:“你这丫头,我还真是服了你了。”

        凌云鹏将思惠带去了他们的客房,守义和思贤二人见思惠进来了,都深感意外,不约而同地叫了起来:“思惠。”

        “二叔,大哥,我终于找到你们了。”思惠跑过去,跟守义和思贤二人抱在了一起。

        “思惠,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儿的?”守义和思贤都很好奇。

        思惠笑了笑,揭开谜底:“我拨打了这儿的电话8668,问这儿是邮局吗?我想问一下从南昌寄往南京的信件一般几天可以到达?结果对方回答我说,你打错了,这儿不是邮局。然后我继续问道:可人家告诉我,这是邮局的电话号码呀?对方回答我说,不好意思,小姐,这里是湖滨大戏院,你搞错了。我一听就知道凌大哥和你们一定是在这儿。”

        凌云鹏递给思惠一杯茶,对思惠的机敏很是佩服:“你这丫头还真是鬼机灵。”

        “多谢夸赞,凌大哥。”思惠接过茶杯,得意地笑了笑。

        “哎,思惠,咱们先把这辈分搞搞清楚,你以后可不能叫我凌大哥了。”

        思惠侧着脑袋,不解地问道:“我不叫你凌大哥,那叫你什么?”

        “你应该叫我凌大叔啊!”

        “凌大叔?”思惠一听这称谓,不禁眉头一皱。

        “是啊,你叫守义二叔,叫思贤大哥,我比你二叔还大两三岁呢,你不该叫我大叔吗?”凌云鹏侧着头,笑着反问道。

        思惠拨弄着辫梢,嘴一撅:“可我觉得叫你凌大叔,好像跟你之间的距离拉大了,还是叫你凌大哥更亲切一点,更顺口一点。”

        “可守义总不能降辈分,变成二哥,那你管思贤叫什么?所以,我只能是你凌大叔,还有阿辉,你以后见到他得叫他辉叔。我们几个是一辈的,你可别搞乱了这辈分。”

        “就他那样,还管他叫辉叔?”思惠的语气里满是不屑。

        思惠话音未落,不由得让大家马上想起了正遭受牢狱之灾的阿辉,心里不免一沉。

        “思惠,我正要问你呢,你怎么知道8668这个电话的?是冯家二少爷告诉你的?”这个问题一直让凌云鹏感到困惑。

        思惠点点头:“这个电话号码确实是冯家二少爷告诉我的。”

        “那他自己怎么不打这个电话?”

        “他被伊藤扣下了,我见到他的时候,他正在给伊藤当翻译呢!”

        “冯海泉被伊藤扣下了?”这个情况出乎凌云鹏的意外。

        思惠点点头:“他跟我说,他可能一时出不去了,所以就把这电话号码告诉我,说是这号码可能跟你有关。”

        “既然冯海泉被伊藤扣下了,那你是怎么见到冯海泉的?”

        “那天晚上,冯二少爷问我爹索要毒药,我看见我爹把一包药粉给了他,我知道其实大家都怕阿辉哥扛不住宪兵队的刑讯,把大家都出卖了,所以冯二少爷自告奋勇提出想要去毒杀阿辉哥,可我不忍心阿辉哥就这么毙命,于是第二天我就找了个借口,跟我爹我娘说我不去青峰岭了,想要留下来看家,免得被冯德贵苟顺这些汉奸以为我们全家畏罪潜逃了,我爹娘同意了,于是我去冯家大院找冯二少爷,想让他把那包毒药粉扔了,但五爷告诉我昨晚二少爷一回家就被伊藤请去宪兵队了。我担心他会去毒杀阿辉哥,所以就决定去宪兵队找冯二少爷。”

        “你去宪兵队找冯海泉?”秦守义吃惊地望着思惠。

        思惠点点头:“是啊,我只能去宪兵队找他啊!要是晚了,阿辉哥可就没命了。”

        “那你是怎么进宪兵队的呢,那里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也不是想进就能进的?”凌云鹏不解地望着思惠,这丫头真不简单,可谓初生牛犊不怕虎。

        “我去向伊藤报案。”

        三个大男人听后,都不可思议地望着思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