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果文学 - 历史军事 - 殊死暗斗在线阅读 - 92. 现场确认

92. 现场确认

        “说,你为什么会出现在兰苑?”思惠听见有人用日语向阿辉询问,然后又有个声音把这日语翻成了汉语,而这声音听上去像是冯海泉的口音。

        阿辉的日语并不差,尽管阿辉已经听懂了伊藤的问话,但他必须等到冯海泉翻成中文后才能有所反应。

        “太君,我已经说了好多遍了,我肚子饿了,我看见这里有个院子,我也不知道这个院子叫什么名字,就想进去找点吃的。”阿辉带着哭腔回答道:“可是你们就是不相信我。”

        伊藤的中文听力不错,基本能听懂阿辉的回答,所以不等冯海泉翻译,他就马上做出反应。

        “你撒谎,你是来找他的,是不是?”伊藤指着关在铁笼里的罗尼,问阿辉。

        待冯海泉翻译完了之后,阿辉望了罗尼一眼,一口否认自己认识罗尼:“我不认识他,他是谁啊?”

        伊藤冷笑一声:“你不认识他?让我来告诉你吧,他就是美国飞行员,他就住在兰苑里。”

        “我跟美国飞行员有什么关系,我只是个流浪汉,去院子里找吃的,我不知道里面有人,更不认识这个美国飞行员。”阿辉等冯海泉翻译完了之后,立刻表明态度,坚称自己只是个流浪汉。

        “流浪汉?可你为什么能把门锁打开?”伊藤紧追不舍问道。

        冯海泉面无表情地翻译着伊藤的问题。

        “我见这把锁并不复杂,就在地上找了根铁丝,朝锁眼里捅了捅,门锁就开了,我就进去了,可刚一进去,就被你们抓住了,我什么也没干。我冤枉啊!”阿辉大呼冤枉。

        伊藤冷冷地瞥了一眼阿辉,用并不流畅的中文问道:“是吗,你感到自己很冤枉吗?”

        “我确实是冤枉的,太君。”阿辉哭丧着脸。

        这时,哨兵进来向伊藤报告,外面有个女孩要向他汇报关于美国飞行员的情况。

        “女孩子?她要向我汇报美国飞行员的情况?”伊藤一听,不禁愣了愣,眼里充满了疑惑,连忙让哨兵把思惠叫进来。

        不一会儿,哨兵出来了,对思惠说道:“伊藤少佐请你进去。”

        思惠点点头,提着麻袋走进了刑讯室。

        刚一踏进刑讯室,一股血腥味就扑面而来,让思惠直犯恶心,她望着周边那些令人毛骨悚然的刑具,感到手脚冰凉,头皮发麻,但还是强作镇定。

        思惠一眼就看见了被锁在刑讯椅上的阿辉,只见阿辉低垂着脑袋,鼻青眼肿,身上血迹斑斑,不禁一阵心痛的感觉油然而生,那个伊藤就站在阿辉的面前,凶神恶煞,而站在伊藤身旁,担任翻译的果然是冯家二少爷,冯海泉。

        冯海泉没想到思惠会突然来宪兵队,而且还出现在了刑讯室里,很是惊讶,他在佩服这个女孩大胆之余,不禁为她的安危捏了一把汗,这里可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昨晚不是说好了,让秦守仁一家去青峰岭避一避风头,怎么思惠没走,而且非但没走,还反其道而行之,自投罗网,亲临魔窟,她这是想要干什么呀?

        而阿辉看见有人进来了,便抬起头来,不觉一怔,让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眼前出现的居然是思惠,思惠提着一只大麻袋走进了这个令人窒息的地方,但她的面色却很是沉静,丝毫没有流露出害怕的神情,阿辉没想到一个女孩子竟能如此从容地面对眼前的这些恶魔。

        阿辉见思惠看了他一眼之后,便把目光从他身上移开,也没在冯海泉身上停留,而是直接面对伊藤。

        伊藤回过头去,看见思惠,笑着点点头:“姑娘,你要向我报告美国飞行员的事情?”

        思惠点点头,把手里的麻袋递给伊藤,用日语说道:“这是我从我家荒地那儿发现的,这个东西应该就是书本上说的降落伞吧,里面还有一件衣服,我想这些东西应该就是你们在找的美国飞行员身上的东西吧?”

        伊藤连忙打开麻袋,从里面拿出那只大伞包和那件飞行员的皮夹克,眼睛里大放光芒,如获至宝:“哟西哟西。”

        被关在铁笼里的罗尼看见伊藤从麻袋里拿出了一个伞包和一件皮衣,立即判定那两样东西应该是属于亨特的,因为自己的伞包和皮夹克早已被冯海泉给销毁了。

        伊藤脸上露出微笑,语气和蔼地问道:“姑娘,你叫什么?”

        “我叫秦思惠,我爹就是秦守仁。”思惠大大方方地回答道。

        “哦,原来是秦保长的女儿,你很好,我会重奖你的。”伊藤向思惠翘了翘大拇指:“你在哪里找到这个的?”

        “就在我家荒地那儿。”

        伊藤一听,眼里放光,如果能确认美国飞行员最初的降落之地,就能大致清楚他们所处的范围了,他连忙说道:“秦姑娘,你能否带我们一起去看一看那个地方?”

        思惠点点头:“可以,没问题。”

        伊藤让打手把罗尼从铁笼里带出来,然后将阿辉从刑讯椅上拉起,随后一队士兵押着罗尼和阿辉上了一辆吉普车,而思惠,冯海泉和伊藤一起上了另一辆吉普车。其他士兵则在后面跑步前进。

        吉普车朝秦守仁家的荒地驶去,没多久就到了那儿,伊藤,思惠和冯海泉一起下了车,罗尼和阿辉也都被带到了这处荒地。

        思惠带着伊藤来到了那个深坑面前,伊藤望了望四周,这儿附近确实有处坟地,这个美国人说他偷吃了坟地的祭品,这倒也是有可能的,伊藤将罗尼一把拉到跟前:“你当初就是降落在这儿的吗?”

        冯海泉把伊藤的话译成了英语。

        罗尼点点头,用英语说道:“对,我就是降落在这儿的。”

        罗尼当然清楚自己当日是降落在一片坟地里,而这儿离坟地也不过五百米左右的距离,这里应该是亨特的降落点,而自己的伞包和皮夹克都已经被冯海泉烧毁了,所以这个伞包和飞行员皮夹克应该是亨特的。但他现在必须承认这些东西都是自己的,否则等于告诉伊藤,还有另一名飞行员降落在此地。

        冯海泉当然更清楚罗尼的伞包和皮夹克的去向,是自己亲手烧毁的,所以思惠出示的这个伞包和皮夹克肯定不是罗尼的,看来在蓬莱村还有第二个美国飞行员,而这些东西出现在秦守仁家的荒地这儿,应该与秦守仁家不无关系,但现在日本人并没有发现第二个飞行员,那极有可能这个飞行员已经被凌云鹏送出了蓬莱村。

        冯海泉把罗尼的话译给伊藤听。

        伊藤听后点点头,看来这儿应该就是第一现场了,这一点至关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