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果文学 - 历史军事 - 殊死暗斗在线阅读 - 88. 陷入危境

88. 陷入危境

        “这本书是我的?我都不记得了。”冯海泉讪笑了一下,然后佯装莫名其妙地耸耸肩:“伊藤先生,你是在哪儿找到这本书的?”

        “在兰苑,兰苑你知道吗,冯桑?”伊藤的嘴角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伊藤已经从苟顺那里获悉,兰苑是冯家的产业,冯德贵的大太太,冯海泉的母亲曾经居住过的地方,而现在美国飞行员在兰苑被捕获,那么冯家极有可能窝藏了这名飞行员。

        “兰苑我当然知道,那是我们冯家的产业嘛,而且我母亲就曾独自一人在那里生活过。不过,那里已经十多年无人问津了,院子里长满了荒草。”冯海泉并不讳言兰苑是他们冯家的一处别院。

        冯海泉知道,兰苑与他们冯家的关系是无法隐瞒的。苟顺一定会向伊藤告发的,所以这点他无法回避,但这本书该如何解释呢?

        冯海泉忽然灵光一闪,找到了托辞:“怪不得你在那里发现了这本书,想必是我母亲把这本书带去那儿的。”

        “你母亲也懂英文?”伊藤眉头一皱。

        “我母亲不懂英文,但可能这本书上有我的字迹,所以她便珍藏在身边,对她来说,儿子的点点滴滴都是她无尽的回忆。”冯海泉巧妙地把这本书说成是母亲放在身边的珍爱之物,这样就撇清了与罗尼的关系:“你大概也知道,十多年前我离家出走,当年我母亲便一直念叨着我,因为思念过甚,所以最后抑郁而终,我这辈子最亏欠的就是我的母亲了。”

        “哦,原来是这样,看来我对冯二少爷有些误解了。”伊藤恍然大悟似的点了点头。

        “这里有什么误会吗?”冯海泉佯装好奇地问道。

        “是这样的,冯桑,昨天我们在兰苑抓获了一名我们搜寻已久的美国飞行员。”

        “真的吗?那我得恭喜伊藤先生了。”冯海泉笑着向伊藤拱了拱手。

        “我们在兰苑后院抓住他的时候,发现这人应该在兰苑里住了一段时间,因为在兰苑的一间房间里的床铺上还留有余温,而在他的枕头旁边发现了这本英文书,上面有你的名字,所以感到很是疑惑,我当然不能仅凭借这一疑点,就断定你冯二少爷与这个美国飞行员有关联,毕竟冯老爷与我的交情还不错,而且冯老爷对我们皇军的友好态度我们也是清楚的,不过,这个问题始终困惑着我,所以就请二少爷来这儿一趟,解释一下。”

        “原来是这样,那现在伊藤先生对我的解释还满意吗?如果没有其他事,那我能不能离开这儿了?”

        “不急,冯桑,这样,你跟我一起去一趟刑讯室吧,那个美国人还在那儿呢,不瞒你说,我们宪兵队人手少,尤其是缺少翻译,所以我想请冯桑临时当一回翻译,如何?”

        “伊藤队长,你们宪兵队不是有翻译官吗?”冯海泉一听,不知伊藤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所以小心翼翼地问道。

        “我们只有会中文和日文的翻译,英文翻译简直是凤毛麟角,别说是我这儿了,宪兵司令部也没几个会英文的。要是这个美国人会说日文,或是中文倒是好解决了,可是他从进来到现在一直叽里呱啦地讲着英文,我们也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伊藤无奈地笑了笑。

        冯海泉知道罗尼身上有四分之一的中国血统,而且中文水平还不错,但他现在却故意向伊藤隐瞒这一点。

        伊藤见冯海泉没有搭茬,便接着说道:“冯桑在上海可是经常与英国人,美国人,还有我们日本人打交道,又懂英语,又懂日语,真是天助我也,就是不知道我这个小小的少佐有没有这个面子,请不请得动上海滩鼎鼎大名的神探为我当翻译呢?”

        伊藤一脸真诚地望着冯海泉。

        冯海泉的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伊藤的这个建议对他而言,是极其危险的,如若罗尼认出了他,让伊藤捕捉到一点蛛丝马迹,那对他而言无疑是致命的,但他现在找不出任何理由拒绝伊藤,看来伊藤这家伙阴险得很。

        “好吧,愿意效劳。”冯海泉只能硬着头皮应承下来。

        “那我们一起走吧。”

        伊藤和冯海泉刚要离开办公室,忽然有个士兵进来,对着伊藤耳语了几句,伊藤一听,脸色一变,赶紧对士兵说道:“马上验尸,把结果告诉我。”

        “哈依。”士兵得令后赶紧离开。

        伊藤叹了口气,见冯海泉满脸狐疑,便解释道:“刚才有人在河里发现了苟顺的尸体。”

        “苟顺死了?”冯海泉也对这个意外的消息感到震惊,不过苟顺这种二流子,缺钙的奴才汉奸,少一个好一个,但不知是谁要了这个苟顺的命。

        “走吧!”伊藤拍了拍冯海泉的肩膀。

        伊藤将冯海泉带到了那间充斥着血腥味的刑讯室里。对于冯海泉来说,刑讯室并不陌生,警察局里也有刑讯室,对于那些暴徒,顽固分子也会进行刑讯,但他并不喜欢用这种方式令疑犯开口招供,他更倾向于用铁证让那些疑犯供认不讳。而这里的气氛简直是令人毛骨悚然。

        冯海泉一踏进刑讯室,就看见罗尼被吊在刑架上,身上的白衬衣已经是血痕累累,耷拉着脑袋,看来已经昏死过去许久了。

        而在罗尼的右侧,阿辉被绑在刑柱上,脑袋低垂着,鼻青眼肿,面无血色。

        伊藤命令打手把这两人用凉水泼醒。

        在凉水的刺激下,罗尼和阿辉两人都苏醒过来了。

        伊藤对坐在审讯桌前的记录员点了点头:“请你随时做好记录。”

        “哈依。”

        罗尼睁开眼睛,望了望眼前,当他的目光与冯海泉相碰撞时,猛地一怔,没想到这位冯少爷居然也出现在这儿。

        罗尼的这一微妙的表情变化并没有逃脱伊藤的眼睛,他马上走到罗尼的面前,用日语问道:“你认识他?”

        伊藤向冯海泉示意了一下,冯海泉用英语问道:“他的意思是你认识我?”

        “no,no,idon’tknowyou.(不,我不认识你。)”

        “他说他不认识我。”

        “眼睛是不会撒谎的,你刚才的目光说明你认识他。你给我好好看看他,你到底认不认识他?”伊藤一把将罗尼的头发揪了起来,让他面对着冯海泉。

        冯海泉心里阵阵发凉,伊藤的目的不言自明,他依然怀疑自己与罗尼有关联。

        “伊藤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想逼这个美国人承认他认识我吗?”冯海泉决定先发制人。

        “冯桑,你不必多心,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他一见到你,眼睛就流露出一种与你似曾相识的反应?五官中眼睛是最诚实的,不像嘴巴会谎言不断。他刚才看你的眼神就已经出卖了他。”

        “好吧,那就让他直言不讳地告诉你吧。”

        冯海泉索性也豁出去了,他把伊藤的话翻成英语,询问罗尼:“这位军官说你刚才看我的眼神,表明你认识我,你倒说说,我们认识吗,见过面吗?”

        罗尼的嘴角微微向上一扬,用英语回答道:“他误会了,我在那个院子里,见过你的照片,所以刚才一见到你,就觉得你跟照片上的人很像,那应该是你学生时期的照片吧?真是太巧了,我居然是在你的家中避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