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果文学 - 历史军事 - 殊死暗斗在线阅读 - 24. 感恩戴德

24. 感恩戴德

        尽管秦守仁与凌云鹏才刚认识,但却毫无疏离感,他觉得眼前的年轻人是个让他放心,能交心的人,所谓交浅言深,也许是这么多年来压抑在心里的苦闷憋得太久了,今天似乎找到了一位知音,让他可以一吐为快。

        两人正畅谈着,秦守仁的媳妇月茹回来了,她一进门,看见阿辉正站在院子里,东张西望,不禁警觉起来。

        “你是谁,你是怎么进来的?”月茹提着装有食盒的篮子,紧盯着阿辉。

        阿辉摸了摸后脑勺,笑着说道:“大嫂,我是来找秦大夫看病的。”

        “看病的?那你怎么站在院子里?”

        “秦大夫刚给我看完病,正跟我大哥说话呢!”

        “他已经给你问完诊了?你得的是什么病啊?”

        “他说我得的是蛔虫病。”阿辉憨憨地笑了笑。

        月茹觉得有些奇怪,如果是疑难杂症,丈夫有可能与病人家属要交代几句,但这个小伙子得的是蛔虫病,没什么要紧的,守仁为何要跟家属谈半天呢,而且还紧闭里屋的房门。

        这时,屋内的秦守仁听见外面的声音,两人便赶紧停止攀谈,从里屋走了出来。

        “你回来啦?”秦守仁见月茹回来了,赶紧走到她身旁,轻声地跟她咬着耳朵:“孩子他娘,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咱守义现在是军统少校了。”

        月茹一听,惊讶地张开嘴,怔怔地望着守仁:“你说什么,守义当上了军统少校?”

        “是真的,守义还真是出息了。”守仁禁不住眉开眼笑,他指了指身旁的凌云鹏:“这位是守义的救命恩人,如今是守义的上司凌上校,当初就是他通知草上飞,带着青峰岭的兄弟们来劫法场,救下守义的。”

        “原来是恩公啊!”

        月茹听丈夫这么一说,一时激动得连忙要朝凌云鹏下跪,凌云鹏见状,赶紧将月茹搀扶起来:“大嫂,别这样,我担待不起。”

        “恩公啊,要不是你,我家守义可就……,你的大恩大德,我们秦家一定铭记在心。”月茹说着,用衣袖拭去眼角的热泪。

        “我是救了守义一命,可守义也常常救我于水火,我们是生死与共的兄弟,不分彼此。”

        “恩公啊,你跟守义在一起,那你知不知道我儿子秦思贤的消息啊?当初他们叔侄俩是一块儿走的。”儿行千里母担忧,月茹始终牵挂着长子的安危,今天总算是遇到知道他们下落的人了,所以迫不及待地问道。

        秦守仁一听,神情紧张地转向凌云鹏,他怕凌云鹏将思贤的情况告诉月茹,因为月茹至今都不知晓思贤已遭遇不测,所以连忙朝凌云鹏使眼色。

        凌云鹏当然明白秦守仁的意思,且秦守义也曾提醒过他,他大嫂可能还不知道儿子的事情,所以他自然会对月茹有所隐瞒。

        “哦,大嫂,守义和思贤二人当初都投奔了我所在的部队,守义和思贤都是通讯兵,后来思贤被调到其他连队里去了,而守义则跟着我加入了军统,所以我们有好长一段时间没联系了,不过思贤这孩子挺机灵的,一定会平安无事的。”

        “哦,原来是这样。”月茹有些失望,还是没人知道思贤的确切下落,不过也许就像守仁经常说的,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没有消息也许就是好消息。

        “大嫂,你刚才是不是给那个美国飞行员送饭去了?”凌云鹏见月茹神色黯淡,连忙转移话题。

        “美国飞行员?”月茹一听,脸色一变,不知所措地望着守仁。

        “孩子他娘,你别怕,凌长官是来找那个美国飞行员的。”

        月茹舒了口气:“对,凌长官,我刚才就是给那个美国人送饭去了,他今天胃口好多了,把我送去的饭全吃完了。”

        “大嫂,你刚才回来的路上,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情况?”

        “异常的情况?”月茹不解地望着凌云鹏。

        “就是有没有人跟着你,有没有人向你问长问短?”

        “哦,这倒没有,孩子他爹特地关照我,不要直接去窝棚,先去荒地里松松土,浇浇水,挖挖地瓜,一定要等到周围没人影的时候才能去窝棚,我一直很小心的。没人发现我家窝棚里还住着一个外国人。”

        “这就好。”凌云鹏松了口气,看来这对夫妇还是很小心谨慎的。

        “孩子他娘,时间不早了,你快去做饭吧,凌长官好不容易来我们家一趟,今天我们趁这个机会,好好谢谢守义的救命恩人,你快去把那只老母鸡杀了。”

        凌云鹏赶紧阻止:“别,秦大哥,饭我吃,但鸡不能杀,这老母鸡还是留着下蛋吧,你们可不富裕,思惠,思明还在长身体,需要营养。”

        “不碍事,老实说,要是没有老母鸡这道菜,可还真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了。”秦守仁尴尬地笑了笑。

        “你们吃什么我就吃什么,这才叫一家人嘛!”凌云鹏情真意切地说道。

        “是啊,是啊,我替老母鸡求情,求你们放她一条生路吧!”阿辉在一旁说笑着。

        阿辉的话引得大家哈哈大笑起来。

        “那好吧,孩子他娘,你就随便做点,吃完晚饭后,我还得带凌长官去见那个美国人呢!”

        “好好好,我这就去。”月茹说完,赶紧系上围裙,上灶台忙活去了。

        凌云鹏望了望天色:“秦大哥,思惠和思明快放学了吧?”

        秦守仁点点头:“嗯,快回来了。”

        “秦大哥,我们的身份你暂时别告诉孩子们。”凌云鹏小声吩咐了一句。

        “这我明白,你们的身份我会绝对保密的,我和月茹一定会守口如瓶的。”

        话音刚落,思惠和思明两人推开院门:“爹,娘,我们回来了。”

        凌云鹏往外一看,只见一个亭亭玉立的十六七岁的大姑娘和一个十三四岁的半大小子走进院内。

        思惠见屋里站着两个陌生人,不禁愣了一愣。

        “爹,这两人是你的病人?”思惠用她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扫了一眼阿辉和凌云鹏,一边将书包放下,一边随口问了一句。